新闻中心GAME SHOP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活动新闻

玩家来稿:《洛奇那些事》

[2014年09月10日]

字体:【

玩家来稿:《洛奇那些事》

 

服务器:玛丽  玩家:月约

 

第一章 开始之地——迪尔科内尔

    “村长!村长!你又抽筋了么,怎么又用这么风骚的姿势坐在家门口了。”

    “放屁!这孩子怎么说话的,相传我们曾经的佑拉大陆十分的强大,技能达到数字等级的高手数不胜数,更是有部分人创造出一门逆天的休息术,结合姿势贯通天地之气,哪怕再重的伤势都能极快的痊愈,我这是在仿古懂不懂,还有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村长,要叫我邓肯大人!”几人顿时一脸的黑线。

    “村长!村长!不得了了!”福格斯大叔扩音器般的声音从村尾传来。

    “都说不要叫我村长,叫我邓肯大人!”村长顿时扯起嗓门,向着村尾答应着,但是明显嗓门没有福大叔的好,扯完一句就喘着粗气。

    “好的,村长,没问题,村长。”福大叔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从村尾传过来。

    “你叫我这么急有事情么!”村长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又吼了一句。

    “有!有急事!”福大叔虽然每个音都中气十足,但是却惜字如金。

    “……”村长本还欲扯嗓,想想还是放弃,差点没被这奇葩压制了智商,顿时后怕不已。

    村长此时已是面青口白,旁边三人则几乎笑翻了。

    “急事急事,迪尔科内尔村只会有屁事,不会有急事,你们几个兔崽子都跟我去看看。”村长嘟哝了一句,带着几人就往村尾的小河走去,福大叔是迪尔村唯一一个铁匠,他的铁匠铺就在河边,村里无论生活用具抑或匕首短剑,就没有福大叔不会打的,而且这绝对是个打铁上瘾的大叔,从他的屋子里几乎永远传出均匀的铁锤敲打声,虽然不时也会有惨叫声,但是无论哪一样都早已经是迪尔村日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几人穿过榕树大广场,经过气氛奇怪的杂货店,还有月约经常光顾的食品店,一直走下斜坡……现在已经是佑拉大陆的春天,两边的青草早已经是翠绿翠绿的,迪村的春天特别明显,一行人都有意无意地避过那些葱绿,而刚下斜坡,果然迎面而来的是劳拉妹子,虽然迪尔村外来客人并不多,而且全村只有这一家旅馆,但是劳拉总会站在门外,热情地等待客人的到来。

    她说过,若是旅馆只是一扇门一张床,那根本就不需要有旅馆了,正是出门在外的,暂时还无法回家的旅客,都说:要是在外面也能找到跟家一样的地方就好了。说以我才会在这里。或许他们住的不会幸福,但是起码能住的快乐。

    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似懂非懂,直到后来的后来,才有人知道劳拉是在等着某个人。

    “这呆子,发什么呆呢,拉拉姐在叫你呢。”一时竟陷入了思绪的月约,旁边的风仔赶紧拉了一把。

    “阿月又发呆了,不是明天就要参加试炼了么,可不能这么松懈哦。”

    “哎,我们都说过他好多次了,怎么说咱三个也是组队出去的,一想到里面有个老发呆的魔法师,都让我有点神经紧张了。”另一边的洛克抓紧机会不忘再次损了一下。

    “哎,你们几个大男人的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呀,别到外面去还丢了我们村的脸呀。”对面风车房的艾丽莎也扶着额头走过来,一副老成的样子。

    “高人说话,矮子不要插嘴。”只见三个同时迈前一步,一人一个弹指在某豆丁额头上。

    “劳拉姐,他们欺负我。”艾丽莎捂着额头,哭丧着脸直接躲到劳拉身后。

    “好了好了,你们不是跟村长去找福大叔么,再不走就赶不上了。”劳拉皱着眉头护着艾丽莎,画面好不安逸。

    “不许叫我矮子!等我发育了比你们都高!”等几人走远了,艾丽莎才从劳拉身后探出头来喊道。几人大笑着继续走向村尾。

    “纳尼!!你再说一次?!”刚一接近就听到村长的风骚的惨叫。

    “村长居然还会说外语,真是厉害,不仅玉树临风,倜傥风流,还博学多才,这简直就是我的偶像,我们迪尔村能有村长如此真是几世修到呀。”

    “你小子别给我扯开话题,我的家传短剑到底还能不能修复,我叫你帮它打磨一下,你小子直接给我折了,有你这么磨剑的么,难道你平时刷牙都用扫把刷的?……”村长早已开启了骂街模式,一时口沫横飞。

    “你小子赶紧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们为福大叔默哀3秒钟吧。”月约转身对两人说,大家都叹了口气,目测短时间内没几人什么事了。

    “你们这群兔崽子在为谁默哀来者?”村长明明此时骂得每一句都中气十足,还不忘用余光给三人传递来足够的杀气。

    风仔连忙扯起嗓子:“让我们为村长最伟大的宝剑默哀1分钟!”

    众人却没想到,村长的骂街模式才开了几分钟就关了,事出因为福大叔似乎找到了诀窍。

    “有你这么不靠谱的么……”村长。

    “村长你欠的那些钱什么时候还。”福大叔。

    “本来还说帮你找几个铁匠学徒,好让你的手艺发扬光大,现在……”村长。

    “欠的那些钱……”福大叔。

    “这不是在帮自己赶客么,老是这么毛手毛脚的,磨剑是基本功里面的基本功了吧……”村长。

    “钱……”福大叔。

    边上几人都听得一头黑线,“这把柄抓的狠呀,你看村长说话都开始接不上来了。”

    “可不是,双方都是传说中的城拐脸,脸皮绝对比敦巴伦的城墙拐还要厚。”

    说着两股杀气同时传来,几人感觉不妙赶紧闭嘴,吹着口哨假装不知。

    就在这时,风中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味道,但是几人都不是善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血的味道!”

    洛克远远看了一眼,是白狼平原的方向,那边很重的血腥气息!

    “不好了村长!救命呀!救命……”

    “是恩迪莉!”月约第一时间认出声音的来源。

    “走。”只见风仔一挥手,一队三人便赶紧迎了上去。

    肯定是白狼平原出事了,只是虽然平原上白狼灰狼群居,但是村民也养有大群的猎犬,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大意外的呀。

    “快,艾丽莎……救她,白狼平原有两只巨狼正在厮杀,艾丽莎正被围在在狼群当中,快点救她……”修女恩迪莉也受了伤,本来黑白洁净的修女服也渗着红色,十分刺眼。

    原来是刚刚去放羊的两人不知为啥遇上了两只巨狼冲突,受到波及,而今艾丽莎依旧十分危险,恩迪莉也被群狼咬伤,无计可施,急忙回来求救,谁知刚一说完就晕撅过去了。

    “恩迪莉就麻烦村长了,我们几人去看一下。”说着三人就毫不迟疑的迈开脚步,径直向平原奔去!丝毫不敢拖延。

    “真是兴奋呀,居然有这么精彩的节目赶在毕业典礼之前。”洛克似乎早已按耐不住了,甚至跑的最快。

    “不要冲动,本来一只巨狼的话我们三人或许还有机会击退,但是两只要是一起盯上我们,我们也只能掉头就跑,而且这次以救人为上,不要恋战。”风仔似乎是队长,显得十分沉着,月约则二话没说,点了点头,但是眼神十分的凌厉,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呆样。

    当几人第一时间赶到平原,地面上早已经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黑狼白狼的尸体。

    “在那边,艾丽莎还没事,但是吓成这样怕是走不动了。”此刻惊恐的艾丽莎正在一边的草地上,几乎处于双方的中间,周围混战成一团,十分的血腥,似乎吓得连哭都忘记了。

    “等下我们一起突进,我负责开路,月负责用魔法箭掩护,洛克上旁边高地射箭掩护,洛克神箭什么的都给我射准点,最主要是负责艾丽莎的安全,一有狼靠近她就射杀,为我们争取时间,miss一箭回去等着做100个俯卧撑吧。”

    “我擦,这不公平呀,明明都是远程攻击,为嘛月约的不会miss,就我要俯卧撑。”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人命关天,没问题就出发了。”风仔雷令风行,立马就带头冲了出去,几人借着地势,尽可能隐没身形,一路前进。

    “这几个小家伙,倒是勉强及格,知道因地制宜,因人而用。”远处的村长早已站在另一边的高处,但是却没有半点着急,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

    “虽然这几个家伙资质都不错,但是毕竟时日还早,他们技能也就勉强达到F级而已,而哪怕要对上一只巨狼都有点呛。”

    “放心吧,这几个家伙都不是一般人,风仔行事谨慎,处事果断,另外两人更是不凡,你好好看着吧。”

    另一边,风仔跟月约二人一路沿着地势突进,不时解决掉一些普通的凶狼,风仔似乎力大无穷,小小的身板,直接就把扑过来的三只狼一下子砍飞出十多米远,目测是不活了,月约早已见怪不怪,这怪兽自小就力大无穷,百斤之重,举手就能举起,丝毫不费劲的样子,而且小痛小伤,根本第二天就没影,最严重的一次,不小心大腿上扎了一刀,前后三天,就连疤痕都看不见了,惹得村里的女子羡慕妒忌恨,日夜想把他解剖研究出不老神药。

    “嗯!这风仔果然真的是传说中那种体质吧,假以时日,有可能真的能恢复当年三勇士的辉煌呀。”福大叔顿时一脸的神往。

    “那你珍藏的那把龙牙大剑还不拿出来给我们日后的三勇士,名剑不能久藏呀。”村长呵呵一笑,两人都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神经质。

    福大叔不说话,继续看着。

    风仔身后的月约虽然体能比不上作为战士的风仔,出力也不是很多,但是留的汗早已是风仔的几倍了,毕竟一个法师的输出不是拳打剑劈,而是魔法攻击,而每一发魔法攻击都是脑力跟体力的完美结合,那种时刻要把握的平衡感,仿佛时刻走在高空的钢丝上,精神力消耗极大。

    而且要是有人在旁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一般魔法师施法都需要全身心的高度集中,哪怕是高级的魔法师在施法期间也不敢随意走动,一不小心,元素失去平衡就会害死自己了,而月约却一路尾随着风仔一边释放冰之箭!虽然不是非常的高速移动,虽然是最低级的魔法!但是只要支撑的住,这就等于是一台移动的魔法堡垒!攻击不会落空,元素之力也比一般的物理攻击更让人无法防御,因此在月约的掩护之下,一路都可以说太顺利了。

    风仔眉头一皱,回头低声说道,“别太勉强了,我还能撑得住,而且洛克的眼睛也不是吃素的。不给他留几只那家伙可是会抓狂的。”

    月约勉强一笑,眉头松了一点,但是还是不敢大意,两人不禁加快了前行速度,都觉得免得夜长梦多。顿时冰雷火三种元素魔法飞向四面八方,不求杀敌,但是起码要封住对方行动。

    “……”山顶上的福大叔欲言又止。

    “哈哈哈哈,月约这小子藏的可深了,学校那些魔法课程他就没好好上过,不过这小子似乎天生就是学魔法的奇才,而且单单是这移动施法,就可是传说中的传说里面才听到过的,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居然碰上了,这可是跟失传无数岁月的连锁施法并称为两大魔法界的禁忌之法呀。”村长一下就大笑起来,只是风一下子就将声音吹散了,平原上奋斗的三人毫不知情。

    “这个洛克也不简单呀,小小年纪,一邦大长弓,还能拉出满弦,居高临下,逆风之下只失了一箭,气压,风速,弧度,力度,准确度,而且狼本来就敏捷,不会站着不动,这得多精密,而且时机把握很好。”

    “是呀,他有一双很不错的眼睛呢。”村长似是而非地说着,连福大叔也听得云里雾去。

    山顶上二人相谈甚欢,而底下三人则生死相搏,要是让三人知道,难保不会冲上去把两人掐死。

    “风仔,艾丽莎的位置已经引起群狼的注意了,而且地上还有狼的尸体是被箭射杀的,我们直接冲过去只会惹仇恨而已,必须要把局搞乱才可接近。”身后的月约说道。

    “你脑子好使,你说该怎么办。”风仔二话不说,明显表示赞同,十分的果断。

    “两只巨狼还没有生死相搏,这样哪怕我们救出艾丽莎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我们必须惹起两狼的仇恨,趁乱才行。”

    “你的攻击有元素之力,很容易被人认出,只能靠我跟洛克了,你在这里等待时机,一有机会就冲上去救出艾丽莎,然后就看我跟洛克的默契了。”说着就撇下月约,一个人绕后去了,明显是想绕到黑狼后边去。

    高处的洛克看到不对劲,底下两人分开了,而且风仔还冒险绕后,“看来是要干一票大的了。”

    而实际上两只巨狼也的确还没到生死相搏的时候,基本也是小打小闹,甚至一点可观的伤口都还没有,只是互相嘶吼着,不是冲出去比划几下,然后敏捷的闪开,基本都是小狼在拼命,两个都惜命的很。

    洛克看着贱贱的一笑,深深地看了一眼风仔,当然风仔不会知到,“今天默契过不过关捏。”

    说着就从背后抽出五根箭,拉弓开弦,但是似乎已经没有之前那份从容了,一次射五箭,不仅仅是力度要大几倍,更重要的是需要超过5倍的精确操控能力,连山顶上的两人都看得皱眉了。

    “你偷偷给他传授你的五指统了?”福大叔转头看着村长,神色凝重。

    “我说没有你信么,要是这五箭能中的三箭,日后成就就不低于我了。”村长说着叹了口气。

    洛克依旧没有射出去,保持姿势瞄准着,仿佛等着什么时机。

    此刻风仔也找好了位置,躲在巨大黑狼身后不显眼的草丛,而且用狼血擦了在身上,让巨狼也擦觉不出。

    月约则准备好了蓄满状态的火魔法箭,随时准备雷霆一击,虽然是低阶魔法,但是蓄满的火箭可是以爆炸力著称的,虽然施法时间比较长,但是威力十分可怕。

    三人都蓄势待发,额头上的汗水都不敢擦,深怕错过了机会。

    不成功,便成仁!


 
第二章   有难同当

    就在这时,黑狼又跳了出来,扬爪假装一划,它深知白狼的敏捷,正常来说绝对会躲的开的,但是下一刻,它眼睛都直了,明明面前的白狼已经跳开,绝对不应该划得中的,但是白狼抬起的手臂却顿时血如泉涌,五爪的划痕,鲜血淋淋,伤口明显不轻。

    黑狼心中大叫冤枉,我连碰都没碰到它呀大爷。

    除了洛克在背地里奸笑,以五发神箭的速度,早已隐没在草丛中了,黑狼也被自己的巨爪刹那间挡住了视线,不得不说,洛克这五发神箭堪称超神。

    白狼则更不是这么想的,让我在小的们面前受伤,还这么夸张的伤口,老子跟你拼了!

    便见白狼一跃而出,一爪划了过去,凶狠之极,没有半点留情。

    黑狼感觉不对,连忙一边想要往后避开一边查看周围。但是就在此时,屁股上一吃痛,正在呲牙咧嘴之际,早已无法避开白狼的一爪,顿时也鲜血直流,事已至此,两者都狼性大发,不管什么原因,鲜血惹起了他们的狼性杀意,今日两者之间必有一场胜负!

    双方小狼也感觉到老大的杀意,顿时更加不顾一切,平原上黑色跟白色扭成一团,然后红色又慢慢蔓延开,而月约早已抓紧机会冲了出去了,抓起艾丽莎就跑,此时风仔也回来了,只是哪怕是两狼交战的余波,也生生震得风仔受了内伤,只见一个蓄满的火魔法箭毫不犹豫地击出,直接就清出一条路,动静不可谓不大,甚至月约自身都受到了反震,嘴角溢血,但是两只巨狼都已经浑身浴血了,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场面了,谁还管他们。

    加之洛克不时射箭支援,只是箭的力度已经不比之前了,一射五箭,似乎如今也是疲惫不堪。

    三人不管其他低调退场,带着还没缓过来的艾丽莎回到村子,治疗所的治疗师迪莉斯早已在村口等着众人了,除了缓过神来的艾丽莎放声大哭,三人都疲惫得笑都笑不出来就沉沉睡去了。

    “这几个小子,都不是便宜货呀,甚至这片大陆都不一定能容下他们。“山顶上传来幽幽的感叹。

    “看来明天的毕业试炼我们得加加料,最近伊比地下城不是有魔气外溢么,这次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休息一下吧?”

    “村长,那可是真真正正的魔物!要是……”

    “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要是,他们的强大迟早会响彻这个大陆,我们的保护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伤害,这一点你应该是最明白的人吧。”村长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开口了,长长一叹,迈步下山,“我们都是上一时代的遗物了,我们做不到的,他们不一定做不到。”

    福大叔似乎也接受了,远远地看着村子另一方向,只见那里隐隐黑气弥漫,但是经不知谁的大神通压制,才不至于影响到迪尔村民的日常生活,而那里就是迪尔村的历年的试炼之地,也是禁地——伊比。

    “哪里!哪里有巨大黑狼!等邓肯大人我一只手指摆平掉!”村民正围在榕树广场上议论纷纷的时候,村长及时地操着锄头一脸激动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车~”村民纷纷喝起倒彩,表示鄙夷,但是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每有大事,村长都会在问题解决掉之后及时出现,一脸欠扁。

    此时三位小勇士也都纷纷醒来,虽然一脸疲惫,但是见到得救的艾丽莎也是一脸满足。

    “不愧是魔法学校毕业的勇士,看来老师们又教出了三个好苗子。”周围一见三人醒来,交口称赞,村长拄着锄头,直接被晾在一边最凉快的地方使劲咳嗽。

    “是呀是呀,还没毕业就从出了名凶残的两只狼王手下救出莎莎,不像某村长,总是那么及时出现,简直能拿那个什么奥斯卡影帝奖了。”

    咳咳咳,村长一个劲咳嗽,貌似停不下来了。

    就在这时,一把平静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喧嚣,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绝对能控制整个场面,“好了大家,还是让我们的三勇士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9点,准时在伊比试炼场开始毕业试炼,别跟我说什么身体吃不消的,要是参加不了可以申请延缓毕业也未尝不可。还有明天毕业试炼的可不止你们这一队人,本来上一届毕业的由于申请延缓,将有一队师兄师姐于明天与你们竞争毕业名额,每年只有一届能够从我们迪尔魔法学校毕业,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想要毕业的就比他们更快通过试炼给我看!”

    魔法老师拉莎依旧不留情面,一字一顿地说完就转身往回走,余下身后群人面面相觑。

    但此刻三人别说试炼,连站起来都十分勉强,明天竟然才是重头戏,众人心中也不免阴霾一片。

    “老师还是那么严厉呢,上一届延缓毕业的?难道是上一年那两男一女?”众人又开了话匣子。

    “两男一女?难道就是上一年由于帮魔法学校护送物资去敦巴伦,遇上了黑暗骑士的那三人?那可是从神出鬼没的黑暗骑士手中活下来的人呀,那时由于养伤无法参加毕业试炼,没想到明天会是两队竞争。”

    “真是可惜呀,无论哪一队落下下风无法毕业都是我们迪尔村的损失呀。”

    “难道魔法学校就不能通融一番么,律法不外乎人情呀,要不我们大伙一起去学校说说情?”群情已经慢慢开始汹涌了。

    “哎呀,大伙别冲动,魔法学校也一定有他们的苦衷嘛,对不对。”凉快的村长见场面不对连忙出来搭话,不然闹上学校,拉莎那家伙肯定还是丢给自己处理的,还不如现在就出来解决。

    话还没说完,大伙十分默契的同时回头一瞪,村长一个踉跄,差点没被瞪倒,那种汇聚了群众的杀意,配合夜色,简直天衣无缝,连村长自己都没有怀疑在多说一句话就会被要求单挑面前这一群人。

    倒是风仔面前撑起身子,开口说话,“没想到明天还能对上上一届人人传颂的师兄师姐,看来我们这次毕业值了呀。”

    “我早就想跟师兄师姐切磋切磋了,想想就手痒,明天可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呀。”洛克也气势十足,那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风仔骂的豪情不断侧漏。

    “不能是吧,我还想到时候下去烧烧烤喝喝酒,纪念纪念呢,一辈子就毕一次业呀。”月约也开口了。

    “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不然我不排除今晚为了防止你踢被子着凉了,而把你的狗腿打断。”风仔一脸正经地开着玩笑。

    顿时大伙都被逗的哈哈大笑,场面一下子就暖和起来了。村长的冷汗早已经流到脚底去了,才嘟哝了一句:总算这几个小子有良心。

    “哈哈哈,师弟们果然青出于蓝,本来我们几人还担心会以大欺小,如今看来,单单是这份心境我们就差了一截,明天胜负还在两说之中呀,不过无论胜负,几位师弟都让我心中佩服!虽然晚了一年毕业,但是得此对手,我们也没什么遗憾的了。哈哈哈哈。”人群连忙给声源处让出一条道。

    残阳将面前三人的影子拉得无限长,风仔三人知道,明天又会是精彩无比的一天了。

    三人后来才知道,明天对手的名字分别是:A,B和C。

    三人顿时咒骂不已:奶奶的,这什么破玩意作者,偷懒也不用这么明显吧,也太挺萌的不负责任了。

    不过起码人家还没A1,A2,A3呢,也算对得起观众了。

    当天晚上,由于洛克之前失了一箭,尽管疲惫不堪,但是还是要履行100个俯卧撑的约定,这是三人一直来的承诺,哪怕累死,也绝对要贯彻到底。刚刚还软瘫在地的三人二话不说,同时趴倒在地,一人做了34个俯卧撑,合共102个,然后不省人事地沉沉睡去,由头到尾没有发一语,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十分简单的四个字:有难同当!

    简单,却往往最具有颠覆性……

    那些可以将背后交托的人,哪怕我可以一天抽他千百遍,却不允许别人侮辱一下下。

    黑暗中只有若有若无的一声嗟叹,便归于平静。


 
第三章   试炼之日

    初春的迪村,几乎没有了冬日的痕迹,只有村民早晨到河边打水的时候,不免微微有点瑟缩,阳光温柔得如同看着婴儿的母亲,连温暖都来得蹑手蹑脚的,深怕惊醒那熟睡的宝贝。

    村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都过得富足而欢乐,迪村不像敦巴伦那种贸易城市,她没有过多的喧嚣,连城墙都没有,却反而更显其包容,收容着无处扎根的回忆,甚至很大一部分村民都不是土生土长的迪村人,却在这里生根,变成她的一部分。

    当然也有传说,说迪村曾是佑拉大陆的文明发源地之一,而且是最古老的发源地,当然这些早已经无从追溯了,只有仲夏经过的讲故事的人口中偶尔还会说出,只是无论真假,依旧让无数人足够的神往。

    就算熟睡中的三位小勇士也都曾遐想无数,或许在发呆的角落,或许在微笑的梦里。

    第二天的阳光如期而至,按照修女恩迪莉的话,迪村的阳光是我见过的最饱含感恩的阳光,虽然不是最好的形容,却的确说道很多人心坎上去了,她说可能是这个原因,迪村产的圣水质量特别好,涂在武器工具上,不易生锈,而且锋利无比,还不易破损,当然这一点福大叔表示无奈。

    教堂的公鸡早早在那里啼叫,三位小勇士也逐渐醒来,窗外早已经围满了村民,女性居多,大家都想再次见证风仔的满状态复活,果然不负众望,风仔起床,还没洗涮就直接倒立做了200个起伏,完全没有任何倦意,要不是人群里的喝彩声一浪叠一浪,别人还以为是谁在开演唱会,风仔才羞射地送走众人,准备参加试炼。

    不过不得不说,这货还真不是人,满状态复活是铁打的,必须的了,但是睡了一个晚上,这家伙的体格明显要感觉更加可怕了,而且晨练中也确定了风仔的风车技能和防御技能居然突破了F等级,进入到无数人努力好几年都不一定达到的E等级,这货就睡了一觉,就升级了,看得月约跟洛克眼睛都直了,立马假装不认识他。

    “等你风车到了D级,或许你就可以去艾丽莎那里做兼职了,不用浪费人力物力去开那台大风车。”月约不忘毒舌了一句。

    “这三个家伙,真是不简单呀,风车本是最虚无缥缈的近战之术,若无人指点,修炼可谓费事的很,但是风仔这家伙睡了一觉就升级了,防御也提升了,这体质真是逆天呀。”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洛克也有不小的提升,他的读心术真正要走上跟别人不一样的道路了,连我也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往哪里,但绝对是我无法企及的,那双眼睛,越发可怕了。”村长说的一脸的羡慕。

    “倒是这个月约,貌似没有太明显的进步吧,而且ABC他们三人修炼的早,基本技能都踏入E等级了,胜负真不好说。”

    “你们两个老家伙,又躲这里看妹子,不怕看坏眼睛呀。”背后来人竟是拉莎老师,但村长跟福大叔两人似乎一点也不显得惊讶。

    拉莎老师继续说:“月约这小子,虽然魔法考试从来不及格,但是那是按照正常的评分,要是让我按自己的意愿评分,这家伙绝对是千百年的绝世人才,似乎他整个思维就是一个魔法回路,曲折复杂却无比清晰,还没毕业就掌握了三种初级魔法,而且要是玩一个按要求瞬间施法游戏,临时给他一张写满了雷火冰冰雷火雷冰火……不规律的纸,要他不能停顿地按上面顺序不断施法,这家伙起码能上100楼不出任何差错。”

    两人听了都倒吸一口气,不说拉莎老师说的内容,但是能让拉莎老师这么称赞的,起码两人这辈子还没见到过。

    三人后面说了什么就无从得知,只知道从三人眼中透出的光芒,似乎可以形容为希望之光。

    待到三人来到试炼会场,会场早已围满了围观的人,连村长,屈佛队长都到了,他们旁边则是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A师兄B师姐C师兄好!”三人礼貌地打招呼。

    “今日我们可是一较高下的竞争对手,这些客套,还是等日后吧。我们科不懂得什么是手下留情的。”A说道,面带笑意,十分的自信。

    村长今天却相对显得比较正经,望了望怀表,“嗯,时间差不多了,这是你们两队试炼的信物,两个信物代表两个不同的试炼之地,难易也会有所差别,毕竟这运气也是在外闯荡必不可少的,是难是易就看鸽子造化了。你们先选一个,然后我再告诉你们怎么运作。“说毕两只手上出现了两个不一样的信物。

    左手是一株蓝色的药草,月约认出来,那是魔药书上记载的魔法药草,只有在潮湿而且阿维卡力量旺盛的地方才可能有生长的神秘药草。右手则是一只破碎的耳环,显然已经很破旧了,似乎有点岁月,有些地方颜色都褪掉了。

    “那我们小的就占点便宜先选了。”洛克说着,直接伸手拿起了右手的破旧耳环,只是风仔两人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洛克此时似乎有点反常,但是既然已经选了,也只能拱手表示失礼了。

    ABC也没有多少,表示默允,拿起剩下的蓝色药草,看向村长。

    “麻烦屈队长把手禁地门口了,我带这些小家伙去去就来。”村长说着就示意我们跟上去。

    伊比禁地!6人心中都有点忐忑,毕竟这可是迪村最神秘的禁地!寻常人连接近都会觉得阴风阵阵,别说现在要跟着不靠谱的村长进去里面。但是这就是毕业试炼,谁也没有办法。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退缩!

    进了禁地山洞,众人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凝神走着,但是让几人奇怪的是,这一路上明明没有任何痕迹表示这里叫“伊比”,到底这名字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历代人口口相传而来?

    就在这时,村长停住了:“好了,你们看到前面的祭坛了么?”

    我们都顺着村长指的方向看去,虽然有点阴雾弥漫,但是认真一看,前方果然有一个巨大的雕像,足有两人多高,而石像下面有一个正方形的区域,幽光闪烁,十分神秘。

    “你们只要分别上去,站在正方形祭坛区域,把信物丢下,就能传送到试炼之地,而等你们通过了试炼,石像孜然会指引你们归来,就这么简单,哪队全员最快归来的,便算胜出,不敢的可以选择弃权,没什么丢脸的,生命才是首要的,没有壮士断腕的魄力只是白白送死才丢脸。”村长一字一顿地说,说的不缓不慢,似乎给大家足够的时间考虑。

    “既然刚刚由师弟先选信物,那如今师兄也占个便宜,由我们组先下去可好?”A说。

    “自然可以,师兄请便。”风仔十分淡定,摆手示意,而且这么看来,这次ABC也绝对是劲敌了,虽然不知洛克为什么突然选了耳环,但是如今也只能见步行步了。

    便见ABC三人,直接走到祭坛上,手上的药草一松手,便往地上掉,但是在药草接触到地面之时,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如同泥牛入水,直接沉了下去消失了,而祭坛上的三人也是画面扭曲,刹那间就消失在眼前,仿佛没有存在过。

    三人面色有点凝重,但是没有丝毫震惊,直接迈步上去,“满人一步,下去了可要追回来哦兄弟们。”风仔一松手,破旧的耳环就自由下掉,三人便见眼前一片漆黑,等画面再现,三人赫然在一个地下城之中!

    本来在外面的雕像就在旁边,近处一看,似乎是一个凄美的女子,但是女子身上貌似长有翅膀,却不显奇怪,反而让人觉得美丽,只可惜比起外面那尊要破旧的多,仿佛经受了无尽岁月的摧残,而且周围墙面跟耳环一样破旧不堪,青苔斑驳,不见天日之下更是一大股潮湿之气,几人眉头一皱,互相看了一眼,便大步向前。

    仿佛有兄弟在旁边就无所畏惧!

    两人并没有问洛克选信物之事,一个只有一根筋的家伙都这么反常,他必定有他的原因,只是风仔和月约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是因为他唯一的那根筋抽了。洛克见二人不问,还以为那叫信赖,要是让他知道真相,目测肯定把两人掐死。

    言归正传,将这里称为地下城真一点也不为过,完全不见天日,不知道是地下多深的地方,更不知是谁为了什么开凿出来的,只知道这工程,真是十分的浩大,地底下城堡一般的存在,封闭的房间一个接一个,而且只有一路打败路上的滋生的魔物,夺取其手上的钥匙,才能不断向前进,直到终极boss的房间。

    三人也深知这次对手的恐怖,丝毫不敢懈怠,虽然都是第一次见到的魔物,甚至看着就让人感觉恶心,到膝盖高的大白蜘蛛,连老鼠都牙齿锋利,见人就扑过来撕咬,蝙蝠更是只有靠洛克的远程才勉强压制下去,一路过关斩将,虽然比不上之前巨大狼的可怕,但是数量惊人,这么下去,起码月约是第一个撑不住的,毕竟魔法师施展魔法不能是无限的,对心力的耗损是物理攻击的数倍,三人也不敢恋战,抢下钥匙,打开房门就走。

    “慢着!”就在这时,洛克却停住了。

    “是谁!?是谁在这里!”洛克朝四周喊了一声,吓得风仔二人不轻

    这里只有三人,哪里还有其他人,而且唯独洛克发现了?

    “嘿,别玩了,我们还要往前走的,不然输了我可跟你没完。”月约说,但是几人还是不住地大量着四周。

    “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但是这感觉明明就跟耳环上面的感觉一样呀。”洛克低低揣摩着。

    余下两人都是一惊,那耳环的主人明显都不知识什么年代的了,这里难道……

    两人不敢往下往,扯着洛克,赶紧向前。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上也开始出现奇怪的其他生物,向通体赤红的蜘蛛,三人看着就是一哆嗦,被吃上一口目测一点也不好受,还有通体湛蓝的恶狼,速度极快,幸亏风仔防御惊人,连连挡下,后面两人抓紧攻击,但是不得不说,除了风仔,余下二人都有点后劲不足了,毕竟通过昨日恶战,恢复状态的也只有风仔,其余两人根本就是勉强为之,一路走了一大半也不容易。

    “月约,篝火,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次上路。”风仔在前面停下脚步,叹了口气。

    “现在休息不就等于认输么,不行,要休息要要出去之后。”

    “你觉得这种状态我们还能走多远,一路走来,愈赱愈深,魔物也慢慢变得更加可怕,谁也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而且或许A师兄他们的试炼更难,只会休息的人事懒人,但是懂得休息的人却更显智慧。”风仔二话不说就盘地坐下。

    “哎,起火起火,风哥都一屁股坐下来了,我们没辙的啦。”洛克说了一句,也盘腿而下。

    月约也明白两人的心思,当即就勾起火,整个空间都暖和了,在潮湿的空间里显得非常的治愈,便也安心坐下。

    “塔拉克……鲁拉里……”空间中顿时隐约想起一把声音,很清脆的一把女声!

    还没等风仔等人反应过来,洛克就开口了:“你让我选了耳环,然后又一路跟着我们,现在总算肯现身了么。”

    洛克似乎早就确定有其他人在这里,而且那信物还是这“人”让他拿的!

    “你们……很像……真的很像”那股飘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而洛克则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看来洛克的眼睛果然跟我们的不一样!但洛克却丝毫不惊,仅仅带有足够的戒备。

    “你到底是谁?”

    “我们当年就是在这里篝火休息……如今岁月早已将一切摧残成不认识的样子了。”飘渺的声音,但是似乎没有恶意。

    “我是谁?我只知道我连伙伴都守护不了……后来到底怎么样了…不记得了…或许我只是无数岁月前留下的一丝残念吧……哎,既是有缘之人,就送你们一场造化吧,希望若有日后有机会,帮我好好了解一下我后来怎么了,我的伙伴怎么样了?我们的老师怎么样了?我似乎记得,我叫玛丽!”

    “好好体会一番吧,至于结果如何就看你们自己了,哎……”声音似乎越来越远,三人却都是眼前一阵恍惚,直接昏迷过去了,却又一个名字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玛丽!
 

 

 

《洛奇》是由韩国Nexon历时多年开发的MMORPG大作。其不但以罕见的凯尔特神话为背景,更拥有着精彩的主线故事及无可比拟的丰富系统。独特的北欧风情与日本动漫相结合的画面,让置身其中的玩家在体验梦幻冒险的同时更能享受到田园牧歌般快乐的生活。

《洛奇》官网://luoqi.tiancity.com/
《洛奇》官方腾讯微博:http://t.qq.com/cluoqi
《洛奇》官方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luoqi
《洛奇》官方微信号:mabinogi_cn